• 缅甸四特区——叁岛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0-01 12:42 | 作者:皇家国际 | 来源: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 
     
    小勐拉皇家国际消息:穿过很多灌木林、橡胶林和香蕉林,穿过骑着摩托车戴着墨镜的僧侣,穿过三三两两包着黑头帕胸前兜着孩子的妇人,还有她们或推或骑着摩托车的家人,窄而蜿蜒的泥沙路尽头,便是叁岛。
    叁岛是一个布朗族寨子。
    天蓝得滴水,大朵大朵的白云像盛开在天际的棉花,乐意开多大就开多大,乐意开成什么样子就开成什么样子,乐意开多久就开多久,无限悠游自在。
     黄土地上错落着蓝的、绿的、橘红顶的木楼,一楼大多是包括柴火、摩托车在内的杂物室,以及客厅和厨房,楼上是住房,要紧的东西都锁在楼上。一家人一座楼,都是四方柱子撑着四面斜斜的彩钢瓦顶,其中有两面相对的瓦顶稍高,高过另外两面相对的瓦顶,在它们之间形成一个三角形,每座楼都有一对三角形,远远望去像一双双猫的灵敏的耳朵,像是时时刻刻在捕捉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个响动,让整个寨子看上去有种简洁的神性。
    寨子里最多的是摩托车和孩子。
     孩子背着孩子,都是女孩,脑后挽着小小的发髻,窄窄的筒裙包裹着瘦弱的身体,俨然一个个小妈妈,背后斜斜地兜着更加瘦弱的弟弟或者妹妹。才见一个小妈妈背着一个眼睛圆溜溜的孩子,一转头见另一个更小的小娃娃背着更更小的小娃娃,你以为是洋娃娃,走近一看,不对,是真的娃娃,只不过长得太过瘦小,但那眼睛大而灵活,眼神老辣,显然是一两岁的大娃娃了……
     寨子里有寺庙,在没有学校以前,过去孩子上学都在寺庙,家家户户都有摩托车,所以尽管现在有了学校,孩子们还是在寺庙、摩托车旁飞跑游戏,那就是他们一整个童年最自由自在的游乐场。
    勐拉地区管委会副主任岩西家,就在这个寨子里。他家的木楼最气派,还开着一个小卖店,楼下停着一辆汽车一辆面包车,浅蓝色的扬风机,还有很多袋粮食。 
    楼上有冰箱,有主人的房间和客房,客房里铺着崭新的特制竹垫和实木椅,客人来了铺上床褥就可以安顿。
     
     楼下有长长的实木桌子,花花绿绿的塑料杯子可以泡茶。另一边有电视,播着一个重庆卫视的一个枪战片,孩子老人围了一大圈,大家目不转晴地看电视。
     
     楼下厨房里,岩西的一个兄弟正忙活着在就地而搭的简易小灶上煮饭。没有烟囱,烟子在厨房里四散,映衬着红通通的火苗,书写着山里人家浓郁的烟火气息,以及由此象征的人丁兴旺和生生不息。
     
    这里世代相传的理念是孩子越多越好,听说有一个寨子,一位35岁的妈妈,25岁开始生孩子,到35岁共有8个孩子,第9个正在肚子里。当地政府提议免费给她结扎,她不愿意,因为孩子越多越好,还因为她认定结扎对身体不好。
     
    另一个有意思的故事,说的是一个机关大院里有一株波罗蜜,一直不结果,后来,主人找到一块生育过7个孩子的布朗族妇人的拢基,给围到波罗蜜树上,那年,那株波罗蜜便奇迹般结果,并且奇迹般结了7个波罗蜜。
     
    还有一个传奇故事,说的是一位布朗族老人,娶了四个妻子,个子都差不多,长像也都差不多,一位妻子一个火塘,每天晚上,老人便将四个火塘都巡视一遍,看哪个火塘的饭菜好吃,便留在哪家歇息……
     
    那个阳光纯正的下午,喝着湄公河畔的老茶,岩西给我们讲了他们寨子的种种事情,包括泼水节、开门节和关门节,如何为小孩子取名,过去生病如何请巫师,如何用棉花织布、染黑并缝制衣服,以及他们的三弦、四弦等乐器。
     
    后来才知道,当天的交流实在是非常不容易的,岩西讲的是布朗语,同行的普多将布朗语翻译成爱伲语,之后同样熟知爱伲语和缅语、却不懂布朗语的米莉,和普多商议确认后,再翻译成汉语,这样磕磕绊绊地交谈着,时至今日交谈的内容已经一大半烟销云散,模糊不清了,但岩西透亮的眼神,友善的微笑,以及普多、米莉翻译讨论时的急切,却深深印在心里。
     
    那天中午,岩西的兄弟忙活大半天,给我们烧了满满一桌子菜。有炒鸡、炒洋茄子、炒洋花菜,都放了很重的红辣椒,油很重;斑鸠(或者别的鸟)是直接在火上烧那种,不放油,仅加了点盐,香得很是原滋原味;煮得很粑的青菜,汤里放很多生姜,还有灶灰里烧出来的胡辣子,又香又椒的汤,喝一碗就能发汗、除寒、除湿的。
     
    总之,叁岛,一个纯美、干净、质朴得让人心疼的地方。 
  • 相关内容
   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
  • 2018-2020 小猛拉皇家国际 版权所有 琼ICP备88889999号
  • 小猛拉皇家国际7x24小时免费提供开户、汇款、取款等服务!